悦读:微信越用越多,朋友越来越少

悦读:微信越用越多,朋友越来越少

1 最近有很多朋友跟我抱怨,自己微信加了很多陌生人,各种各样的群加起来数量也快过百了。 每当这时候,我都会“安慰”他们说,你们这算什么,我有3000多好友,300多个群。然后我就把带着数字和小红点(微信未读消息)的截图“云淡风轻”地发过去。 被我的图片暴击之后,他们纷纷得到了治愈,于是我也时常活在自己是“治愈小公举”的幻觉之中。 但每个人都该知道,这种“比谁更惨”的游戏,除了能让深浸其中的人得到暂时性的毒品式安慰,根本没有卵用。 最重要的是,我们每天依然得面临手机卡爆和血压升高的现实性问题。 2 某一天我的朋友圈被一篇文章刷屏,大概的内容是说如果你与某好友很长时间没互动,你们就看不到彼此的朋友圈了。 我才恍然大悟,难怪我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我所有大学同学的信息了。 我曾经说过,因为大学选择了一个自己不喜欢也学不会的专业,所以毕业时理所当然地在就业问题上犯了难。看到曾经同一起跑线的同学都有了不错的工作,甚至很多曾经在学业上表现不如我的人也有了一份至少很像样的工作,而我还在犹豫未来往哪儿走,那个时候的我心里是又急又气,说羞愧难当也不过分。 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会主动和任何大学同学联系。如果有人找我,我也是三两句草草敷衍过去。因为“越弱势的人,自尊心越强”嘛。 起先也未觉得有任何不妥。后来我找了一份我喜欢的工作,也因为工作关系加了越来越多的人到微信上。 这时我才发现,我的朋友圈里早就没有了朋友。 3 在我还在读小学三年级的时候,10多年前的样子吧。那时候,我的亲戚因为是大学老师,很早就接触了计算机,也买了一台电脑在家里。 那时的我对这个新鲜事物可好奇了,周末一有时间,就跑去亲戚家上网。那还是个QICQ不是很普及的年代,网友聊天都是去各种聊天室。现在想起来,它实现的功能就跟现在的微信群聊差不多。 所有人都在一个空间里发消息,你可以选择对所有人说,也可以选择对某个人说(相当于@某个人)。不同的是,聊天室里的人全部都是陌生人,而微信不全是。 我现在已经想不起来当时说了什么,一个小学生跟陌生人能聊出什么呢?想想也是觉得好笑。 只记得当时对于这种行为是乐此不疲,通常就是聊着聊着几个小时就过去了。还有一次,从下午4点聊到了晚上8点,连饭都忘了吃。 现在看来,当时那种行为就是纯打发时间的无效社交。一群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存在感的人去网络世界里抱团取暖,追寻彼此的精神慰藉。 而微信群聊,正在加速这种趋势。 4 微信的所有功能里,我最讨厌的是这两个:「群发助手」和「@所有人」。 “我今天清理了我的通讯录好友。你也来清一清吧,看看谁删除了你。清理方法:xxxxx” 我猜你也多半收到过这句话吧。 喜欢发这段话的人通常就是那些喜欢用恶意去试探别人的人:“我知道你也不是很喜欢我,那么我……” 拜托,大姐,你能不能对自己有点信心啊。 我相信群发功能被创建的初衷一定是好的(并没有),你可以群发祝福,上级可以给下级群发任务,可以通过群发做某项调查……但这种功能一旦被别有用心的人用了,一定是过犹不及。 一个做自媒体的群友因为很喜欢群发“分享我朋友圈的第一篇原创文章吧,支持原创,谢谢”,在忍了10次之后,我终于把她拉黑了。还有朋友乐此不疲地给你发早安鸡汤。也终究在我看到3次后分手说了拜拜。 这其中最让人忍受不了的事是,这两位都是和我私交甚少的陌生人。 在微信通讯录里陌生人占比越来越高之后,你会发现,群聊逐渐替代私聊,群发逐渐替代一对一的个性化沟通,点赞逐渐替代评论。 而「@所有人」这个功能是为了改善微信群聊体验而做,最后却违背了初衷,让群聊体验做得更差。 我的300个微信群里,有90%的群处在废弃状态,也分两种情况:要么是没人管理,广告横飞;要么是失去活力,一片死寂。 这些群,即便你发个红包进去,都未必有人抢。奇怪的是,里面的大部分人还是选择不退群,任由垃圾信息占据自己的手机内存。简单一想也明白,现在的人都把群消息屏蔽了,管你里面发什么,我根本不看。 于是「@所有人」这个功能上线了。只要群主修改群公告,群里所有人都会收到提示。 本来是一个很好的功能,可有些群主喜欢一天改3次群公告,愣是把权利用到极致。于是被“激活”的群友纷纷退群。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微信的日活人数是6.5亿。在一个社交软件如此普及的情况下,你确实很难避免low逼的存在。避无可避,逃无可逃。 越来越多人把微信当成了一个营销的平台,没有真实,没有情感,有的只是虚无和迷惘。 5 我常常想,微信真的是一个熟人社交APP吗?朋友圈里真的都是朋友吗? 为什么我一打开朋友圈,就能看到充斥满屏的低级微商广告? 为什么我看到的都是ps过度的自拍和早就过气的网络段子。 从来没有一个社交软件让我如此害怕,它占据了我醒着的大部分时间和精力,却不能给我的工作和学习带来任何实际帮助。 是时候该逃离了。
阅读 5,111 次
倪一宁:没有朋友的朋友圈(荐)

倪一宁:没有朋友的朋友圈(荐)

    我常觉得,微信朋友圈是近年来最伟大的社交发明。人人网既庞大又臃肿,你大力扑腾起的浪花,很快就被淹没在跨越太平洋的代购里。微博离现实太远,又顾及转发量,说什么都得字斟句酌,情绪攥在手里,像受潮的一团盐巴。而且这些账号吧,都太公开了,太透明了,谁和谁互动频繁,谁和谁成了好友,都一目了然,就像韦小宝同时被康熙帝和天地会关注了一样,讲什么都施展不开手脚。     朋友圈的奇妙之处就在于,你需要从蛛丝马迹的互动中,去猜想、挖掘、定义两个人间的关系。每次新增一个联系人,迅速地浏览一遍对方的朋友圈后,总能发出“原来他们俩也认识”的感慨,同时也得出“原来他还有这一面”的结论。是谁发明了“圈”这个精妙的说法,它封闭又敏感,拒绝接纳新成员,又时刻渴望被窥视。你只知道你的朋友列表里有谁,却永远无法囊括对方的联系人,所以你回复时,既战战兢兢,又胆大妄为,你不知道有谁沉默地盯着你们的互动,也不知道他回复别人时,又是怎样的声口。就像我加过的一个文艺青年,朋友圈里满是豪言壮语,“不想被任何名利捆绑”,几天后我又在一个富二代朋友晒的新车照片下看到他的回复,充斥着兄弟啊牛逼啊改天一起聚聚啊这些热忱的字眼,最后还不经意地带了一句:“最近有什么靠谱的实习吗?”     朋友圈最伟大的功能,就是分组,它的伟大之处在于,你没法判断对方是公开还是分组,还是就你一人可见。这功能给了多少人伪装的机会——有人跟男友稳定交往三年,对外一直宣称单身;有人在这个组里装完孙子,又到那个组里去扮大爷;有人盗这个组的图去那个组装逼;有人喝完这个组的酒又去那个组励志。它给了一些人活在平行时空的机会,给了收取不必要的艳羡的权利,也给了从日常生活中叛逃的可能。你能看到的,永远只是一个分组里的内容,就像你能辗转听说的,只有故事的一个版本。谁都在管中窥豹,谁都在扮演陌生,谁都想要借虚假的朋友圈,活出现实里不存在的风生水起。     大概人都有一千张脸吧。所以她简洁地回完“去洗澡了”之后,又放下自尊蹲下身子,去捡另一个人的话头,小心翼翼地问“你在干嘛”;他在知乎挥斥方遒洋洋洒洒过万赞后,又起身去茶水间泡一杯速溶咖啡,独自打发又一个加班的夜晚。所以,每次我一不小心,闯进两个圈子间的交叉地带,都会格外唏嘘,因为没有防备到陌生人的到来,所以那些亲昵的生硬的掏心掏肺甚至套近乎的回复,都还没来得及删除。我置身于他们的互动间,像是参观了一群人熟睡时的面容,既陌生,又脆弱。     朋友圈所呈现的,大多是提炼后的人生。旅途中可能抓拍了七八十张照片,最后能通过层层遴选的,不过那么三两张。通宵做presentation,八小时里脑内奔腾过千万匹草泥马,最后公开的,却是PPT页面和一句“年轻就属于奋斗”。和伙伴一道做项目,不管过程多么跌宕起伏抱怨过多少次对方的不靠谱,结束时还是要po集体照,感慨“相聚是缘,有你真好”。当然,围观群众也很上道,女生自拍一律默契点赞,发侧颜挑战的就高喊“女神”,发凌晨两点落地窗前万家灯火的就恭称“X总”,至于考前拍概率论封面声称终于要开始预习的,评论里都会默契地回“学霸轻虐”。     这种互动,也未必不出于真心。就像街上有人爬梯子,行人都会下意识搀扶一把,当他人用心也用力地证明自我时,我们也乐于从点头之交,进化为点赞之交。这种看似虚伪的社交下,其实藏着一点“搵食不易”的同理心,一点礼尚往来的私心,一点想开疆拓土人际关系的野心,这些心意或者心思拼凑起来,也够大家和和睦睦地在朋友圈里天天见。     有时我也会懊恼地想,朋友圈里,其实压根就没有朋友啊。真正亲密的人,总是即时性地跟你分享喜怒哀乐,做完美甲就兴冲冲地问你好看吗,打牌赢了六十块都要汇报,哪顾得上纠结,到底要为这张抓拍选用哪款滤镜。就像逢年过节,你跟大部分人转发老套的祝福短信,末尾还不忘署名,生怕这一点社交的努力白费。而跟最要好的朋友,和最喜欢的人,却不必假借节日的名头问候,你们自然地把话题延伸下去就好,在你们毫无重点、絮絮叨叨的对话间,月亮落下去,太阳升起来了,这便是最具仪式感的“节日快乐”。人世间最郑重其事的庆祝方式,都该是朴素而随意的,不必有蜡烛,也不需要烟火。     真正的感情,从来不是靠点赞维持的,就像存在感,也不是靠刷屏累积的。只是我们和世界的关系太过稀薄,才想攥一把叫好声在手里,假装永远身处闹市,永远有人醉笑陪君三万场。有时我甚至觉得,朋友圈就像一个买家秀,不管是秀恩爱还是秀绩点,发自拍还是拍豪车,都只是为了证明,我的决策都正确,我的品位都高端,我此刻走在命运的阳关道上。那就大方点赞吧,反正淘宝不能无理由退货,人生的每一个岔路口,也没法回头。     所以,一旦某个人停止了晒图,我总愿意相信,他是不必再向朋友圈索要安全感了。这安全感可能来自于强大的自我建设,也可能只是因为,被人端端正正地摆在了聊天页面的置顶。我有个女朋友,做了多年的单身公害——对,就是那种深夜传自拍配歌词,传泳衣照说“哎哟又胖了怎么办”,情人节只晒花不见人,暧昧对象够集齐一个电话簿,签名仍然是“我要稳稳的幸福”的女生。一整个暑假,在铺天盖地的旅游照支教照摆拍照旧同学合照中,都没瞥到她的踪影。我激荡着八卦之心,兜着“不会被屏蔽了吧”的揣测,委婉地向她提问,她却是难得地直白:“太麻烦了,懒得发。”     我当然不信。     聊天页面来来回回地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过了好一会,突然弹出来一大段话。 “那天给他看小时候的照片,不小心滑到了去云南的旅游照,都是原片。反正你也能想象,有些笑得眼睛都没了,有些是麒麟臂,有些抓拍腿短得像柯基。我都做好分手的准备了,真的,虽然本人也就这样吧,可那些照片就跟整容医院前期对比照一样,能够拆散任何真爱。结果他来了句,你好可爱啊。” “不是讽刺也没有敷衍,你看得出来,他是真觉得那个肉呼呼的小姑娘可爱。” “我现在就想扎着马尾陪他上自习,不想再硬凹姿态,证明自己活得千姿百态。要是有个人能够接受你的原片,你就懒得再为无关紧要的人,动用修图软件。” 我愣了一会,然后退出了聊天页面,随手点开了朋友圈的那个小点。  
阅读 3,710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