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人为什么迷恋钟汉良?

中国女人为什么迷恋钟汉良?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而我,不愿意将就。”当穿着合体西装的何以琛,在上海街头,面对知名女主播妹妹,说出这句金句时,电视前的很多女人,被秒得一塌糊涂。     安徒生童话《海的女儿》里,小人鱼爱上了王子,但他们不是同类,小人鱼找到巫婆,用无法忍受的疼痛,换来了一双脚,但这孤注一掷的赌注,并没有给她带来想象里的爱情,王子还是选择了公主,在他们婚礼的早晨,小人鱼变成了海上的泡沫。我当时特别讨厌这个童话,那时候的我,不到10岁,就隐隐知道爱情本能排斥残酷,而接受美好。     陈赫宣布离婚的当晚,能够在热点话题榜上杀出一条血路的,只有钟汉良的“何以夫妇圆房”,其实,仅仅钟汉良露出两点而已,现在连韩剧都不这么拍了。但是就算这样的蜻蜓点水,也能登顶榜单,可见风靡程度。朋友圈里,每天都有钟汉良迷刷屏,从十几岁少女到50多岁少女的妈,连我姐都忍不住在后台留言:你写写钟汉良吧? 刘瑜写过一篇文章,叫做:不要因为你只是女人。核心是:感性是女人的软肋,爱情又是感性的产物。和男人相比,女人一生花费在这上面的时间和精力,远远超过男人,如果可以减少这种自我损伤,女人工作的效率能大幅度上升。这就是这么多年过去,玛丽苏电视剧依然能够俘获女人的原因。 和所有玛丽苏小说一样,《何以笙箫默》依然是两个霸道总裁争夺一个姑娘外加几个备胎的故事。一个公司已经在海外上市的互联网总裁和一个年轻有为的上海大律师,两届男神为了一个女摄影师深情款款。我一个女友说:每次看到唐嫣顶着假发穿着淘宝爆款,怯生生地跟钟汉良演对手戏时,都觉得钟汉良这次是牺牲色相亏大了——小说里,女主也是名大毕业,前市长千金,又在美国留学7年,可还是被演成了没有见过世面的职场小菜鸟,说好的气质呢? 不过,拖沓并且不合常理的剧情,依然广受追捧,因为它恰好弥补了女性的需求:关于理想的男性以及理想的爱情。 对于爱,男女截然不同。 男人说:因为她美。他们用视觉和头脑去爱。 而女人,基本用感觉和情绪去爱。 为什么会爱? 因为他站在阳光里,穿了一件白衬衫,冲我笑得像个孩子。 为什么会爱? 因为他打完篮球洗了澡,走在我旁边,头发是我喜欢的洗发水的味道,那天夕阳正好。 为什么会爱? 因为他吻了我,唇齿之间的甜腻和淡淡烟草味,从此念念不忘。 根据物种进化的差异性,灰姑娘和霸道总裁的故事,对女性市场的绝对占有,就像《花花公子》和苍井空们对男性市场的绝对占有一样,总是能经年不衰。从《流星花园》里的道明寺,到《千山暮雪》的莫绍谦,到《步步惊心》里的雍正,到《何以笙箫默》的何以琛。这些霸道总裁都很相似:很帅,不是家世惊人就是智商惊人;多金,不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就是个人奋斗已经完成原始积累;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共性:他们对全世界美女都不大搭理,冰块脸只对你一个人融化,非理性只对你一个人敞开,他像灭了人欲一样不近女色,唯独为你苦守寒窑许多年。他是所有人为之仰视的男神,但你一个短信,他就像快递小哥一样随叫随到,不管你多么平凡,不美,脾气不好,一身缺点。用脚趾头想想:这可能吗? 我一个钟汉良迷的女友说:看看身边看完球赛打着呼睡觉的老公,自己都觉得不可能,但就因为不可能,才会让人迷恋。女人心里,一般都住着两个人:一个是端庄的白蛇,一个是魅惑的青蛇,一个是大女人一个是小萝莉,一个是白天如男人一样拼杀职场的女汉子,一个暗夜里喝多等着你拯救的小白兔。这种矛盾的夹缝里,感性,是女人最大的漏洞,如果再加上爱情的出口,基本上,就四处漏风。经典案例参见张爱玲的《色·戒》,如果不是看到鸽子蛋那一瞬间动念“也许他是喜欢我的”,王佳芝完全可以成为名噪一时干净利落的好杀手,而不是前一天才和他翻云覆雨过后一天就被他下令枪决的刀下鬼。 钟汉良,就扮演了这个漏洞。这个当初香港出道起初并不尽如人意的男艺人,最近两年,因为走内地玛丽苏路线爆红,他40年仿佛打了防腐剂的脸,多年如一日没有一点赘肉的身材和爆表的颜值,鲜少的绯闻,适度的低调,让他成为小言剧不二的男一号人选。某一天晚上,安徽卫视刚刚播完一集《何以笙箫默》,广告间歇,当切换到综艺节目《与星共舞》时,忽然看到钟汉良在做评委,他说着不太熟练的中文,熟练地和选手互动。那一刻,刚刚那个何以琛不见了,他迅速变成一个上着通告的艺人:专业敬业,一丝不苟,这才是他自己。 其实,这些年爱的,并不是演员本身,不过是那些角色:是四爷,莫绍谦,何以琛们,是那些年一起追过的霸道总裁,是不可能再有的校园与青春,是以及那个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羞于谈及的词:爱。不过,想想看,这有什么好丢人的呢?总要给自己一点儿做梦的自由和疯癫的权利,然后第二天,打满鸡血的该干吗干吗去。 本文引自:意林新浪博客|由轻微生活网整理发布
何以笙箫默剧评:世上最不能将就的是爱情

何以笙箫默剧评:世上最不能将就的是爱情

轻微导读:电视剧《何以笙箫默》改编自顾漫同名小说,讲述何以琛和赵默笙一段年少时的爱恋,牵出一生的纠缠。 “如果世界上曾经有那个人出现过,其他人都会变成将就。”何以琛如是说。《何以笙箫默》带我们重新思索了一个深刻的人生与爱情的主题,当我们在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也许,就如张爱玲在《倾城之恋》里的借范柳原之口所说:“我们那时候太忙着谈恋爱了,哪里还有工夫恋爱。”我们谈的恋爱,真的是爱情吗? 这是一个剩男剩女遍地的时代,北上广的夜,多少年轻人行色匆匆,为事业、为生计、为房子、车子,背后有多少段大学时代无疾而终的爱情?有多少对儿是被父母催婚无奈的将就?个中滋味只有自己体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似乎是遥远时代的回声,我们如今在谈论爱情时,谈论的是男才女貌,甚至“男财女貌”,合适的时间出现合适的人,恰好当我们想恋爱了,我们想结婚了,有一个恰好出现的人,于是一切顺理成章。 何以琛(钟汉良饰)却独自等待了7年,带着对赵默笙(唐嫣)怨恨和误会,却还是放不下转身拥抱别的女孩。赵默笙回国,与何以琛满腹心事擦肩而过,相见不相认,相认又相折磨,首播开篇的几集,就吸引观众进入一个“有故事”的情节点,顾漫这样的处理带着戏剧性的张力,叫人对接下来的剧情充满期待。 赵默笙这个人物角色让唐嫣也诠释得非常精彩。7年回国,带着对爱情的留恋不舍,任事业、前途、环境各方困难汹涌扑来,这个看似瘦弱的小女人自有一份开朗乐观。因为心里坚定知道自己为什么回来,自然接受这一切的落差。 钟汉良饰演的何以琛看似事业成功,为人严肃刻板,波澜不惊,其实内心对爱有最炙热的渴望。真正最渴望爱情的人,往往最不容易滥情,因为他们心里懂爱情是什么,是只如初见的唯一那个人,是一生一遇的一份爱情,当他真的爱过,就懂得世界最不能将就的就是爱情。钟汉良俊朗挺拔的外形,内敛坚韧又克制的感情,把“内心炙热,爱是克制”的何以琛诠释得入木三分,也恭喜他总算结束2014全荧幕渣男的角色之路,终于本色出演一个用情又深又专的何以琛。 在爱情的世界里,只有爱与不爱,没有将就,更没有备胎,何以琛的独自等待,背后还有何以玫、萧筱的一往情深,赵默笙的背后也有一个痴情的前夫应晖的穷追不舍,但就如何以琛和赵默笙的选择,爱的始终是不将就的那个人。 知音难寻,真爱难觅,“既然琴瑟起,何以笙箫默”,大概爱情观所说的正是这句“我从来没有招惹你,你为什么要来招惹我?既然招惹了,为什么半途而废”吧?爱是永不止息,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愿有幸在追这部剧的观众能够遇到那份让你不将就的爱情,抓住它,如果爱,请深爱!(文/小义大道) 轻微编后语:《何以笙箫默》的故事正是时下最热门的青春伤爱题材,但不同于已经影视化的不少作品中,对青春怀旧的残酷描摹,《何以笙箫默》清新有爱,虽有爱的伤痕,但最终用爱愈合了伤口,并不为求虐而虐,“等待”和“不愿将就”的感情观、价值观都更积极也更温暖。剧情对原著的经典还原和精雕细琢,充满诚意和敬意,不媚俗也不浮躁,在最时尚的包装中,娓娓道来了一个阳光暖心的痴恋故事。
阅读 4,416 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