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和喜欢读书的女生约会吧

去和喜欢读书的女生约会吧

去和喜欢读书的女生约会吧。去和一个会把钱花在书籍而不是衣服上的女生约会。因为书本太多,她们常常担心书橱的空间不够。去和一个拥有未读书籍清单的女生约会,这些女生大多在12岁时就拥有自己的借书证了。 去寻找喜欢阅读的女生吧!她们常常会在背包里放一本未读完的书籍。她们是那种喜欢在书店里搜寻书架,并在找到自己心仪书籍后静静欢呼的女生。看到她们偷偷地嗅探二手书店里的旧书时,或许你会觉得奇怪。但这才是真正的读者,她们无法抵抗书页中散发的气味,尤其是那些泛黄的纸张。 她们是那种会在街边咖啡馆等待时抓紧时间阅读的人。看一看她们的杯子,你就会发现上面还漂浮着奶精,因为她们早已陶醉于书本之中,沉浸于作者所营造的世界之中。此时在她身边坐下,可能会遭到白眼,因为她们不喜欢阅读时被打扰。问问她们是否喜欢这本书能缓和一下气氛。 帮她买一杯咖啡。让她们知道你对村上春树的看法,看看她是否愿意和你交朋友。假如她告诉你能理解詹姆斯·乔伊斯的著作《尤利西斯》,那说明她在炫耀自己的聪明才智。问问她喜不喜欢爱丽丝,是否向往爱丽丝的生活。 和一个喜欢读书的女生约会是很容易的。不论是生日还是圣诞节,又或者是周年庆,你都可以把书本作为礼物送给她。你也可以写一首诗或者一首歌送给她。就像聂鲁达、庞德、塞克斯顿和库明斯的诗句一样。让她知道你明白这些诗词背后的暖暖爱意。她们能分得清现实和书本的界限,但她们常常又会像自己最喜欢的那本书里描写的那样去营造生活。假如她们真的做了,这真的不是你的错。 她或多或少都会这样尝试的。善意的谎言。她们了解语言,会理解你需要撒谎。也会明白在谎言背后才是你真正的动机与意图。这不会是世界末日。 她们不怕失败。 因为喜欢读书的女孩明白失败乃成功之母。也都明白天下无不散的宴席。但你仍可以继续书写你的人生,每一天都是新鲜,你才是自己的英雄。生活难免都有起伏。 人无完人,我们无需为此担忧。那些爱阅读的女孩会明白人们都在不断成长,性格都会变得成熟。当然暮光之城除外。 假如你真的发现一个喜欢读书的女孩,别错过她。当你发现她在凌晨2点时捂着书本在胸口默默哭泣时,请给她倒一杯茶然后抱紧她。几个小时之后她就会回过神来,并向你倾诉,仿佛书里的一切就发生在你身边,因为其中的些许情节也许真如她所说的一样。 你会在热气球上向她求婚,或者是在一个摇滚乐会上,又或者碰巧在她生病时,甚至是通过网络电话。 你们会过得很开心,你们会想知道为什么你的心已不再疼痛。你们会拥有自己的生活,拥有自己的孩子,或许你们会给她们起生僻的名字,亦或他们会有奇怪的习惯。而她会在同一天给你们的孩子介绍《戴帽子的猫》和《纳尼亚传奇》。当你们年老时,走在冬季的雪地里,她会习惯于默默背诵济慈的诗句,而你则会下意识的抖落你靴子上的雪花。 去和喜欢读书的女生约会吧,因为你值得拥有。她们会给你一个充满想象的丰富多彩的生活。但倘若你是一个单调陈腐无趣幼稚的人,那你还是孤独终老吧。去和喜欢读书的女生约会吧,你将会拥有整个世界! 假如这个女生还喜欢写作,那就更好了!
书序:旅行的最佳伴侣

书序:旅行的最佳伴侣

青春何须要独行? 或许为了有机会如电影《致命伴侣》般从巴黎到威尼斯来一场惊心动魄的艳遇之旅。在机缘巧合中享用免费的美酒、法式大餐和那推窗见景的顶级豪华套房,与神秘女郎偶遇,与忧郁帅哥调情……不过这样的概率近乎于缘木求鱼。 其实,旅行的方式有很多,要么一群人去,热热闹闹;要么一家人去,快乐温馨;要么两个人去,幸福甜蜜;当然还有一种,就是一个人出行。有一种源自西方国家的旅行方式叫做“间隔年”(Gap Year),意指青年在升学或者毕业之后、工作之前做一次长途旅行,时间通常为一年。通过这种方式去体验生活,融入社会,了解自己。“间隔年”也开始在中国的青年人中流行起来。今天,无论种族、文化背景、性别和年龄,越来越多的旅行者喜欢选择酷酷地一个人上路。 为何要选择孤独旅行? 佛说,今生能够在一起或相互遇见的人皆因前世之缘。人与人同处,永远无法避免磕磕碰碰,喜欢之时尚可迁就包容,厌恶之际必然心存芥蒂。总之,原属于自己的一颗本心却常为他人所累。 人们的身边常会发生类似的情景,两个人因为旅途中一件小事引发争吵,若不及时修复,即便是浪漫的夕阳美景,诱人的海滩烧烤,斗气的人儿早已没有那份心情和胃口了。因此还有人对婚前旅行大为推崇,理由是它可以检验两个人感情的粘合度和性格的契合度。 据国外某位宇航员在他的回忆录中谈到,与同伴在飞船中待上三个月,能满足一切关于谋杀的必要条件。看上去似乎有些夸张,但是至少显示出结伴出游的人在共同的旅行中做到步调一致和彼此相安无事是多么具有挑战性。 另外,这个世界太匆忙,人人都有匆忙强迫症和孤独恐惧症,对科技的依赖性越来越高。这个世界,“除了食物和性,我们最爱手机。”一群人聚会,坐下来后必定是先找WIFI,各玩各的手机,再等菜品一上,围观拍照,随后晒微博,发微信。走路,上厕所,乘公交,坐地铁,人人手不离机,机不离手。正如安妮宝贝在《在印度》一文中谈到的,“经常可见的是人们恨不能时刻有事情填塞时间,需要不停筹备做出企图实践,绝不能容忍一小会的独处或孤独。哪怕坐地铁半个小时也要拿出手机打游戏看新闻目不暇接。这种惧怕里面也许有一种与精神根基相互滋生的贫乏和虚弱,与物质丰裕与否无关。”治疗这些症状,可以尝试对生活做减法,在旅行中去除资讯干扰和科技依赖,听从于内心,回归到宁静安详的状态。 所以,独自旅行,就是给自己留一份清静,给自由留一段时间,给自我留一个空间。 徐志摩在《我所知道的康桥》文中说:“‘单独’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现象。我有时想它是任何发见的第一条件。你要发见你的朋友的‘真’,你得有与他单独的机会。你要发见你自己的真,你得给你自己一个单独的机会。你要发见一个地方(地方一样有灵性),你也得有单独玩的机会。”正是他孤身旅居康桥,才写下了那首著名的《再别康桥》。 独自旅行,它可以丢掉世俗杂念,抛弃游戏规则;它可以暂时谁不相欠,无需迁就,无需牵挂,无需牵绊。那些在人群中才有的不快、不平之事必然无处滋生。 面朝大海,眺望远方,与心交谈。绝不做意淫的幻想家,而要当敢作敢为的独行侠。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谈到旅行,很多人神往,然而神往过后,那些计划、梦想总是无疾而终。我们或许可以找到很多借口,但是有多少人能真正迈出行动的第一步?当我们困顿于无法自拔的现状时,那些所谓愿景,可能也就如此而已罢。 “大部分人望着灵性的高峰,但是一生从来不曾攀上过,只是听听别人的经验就已经很满足,而自己不愿费任何心血。” 我们的生活,有太多的条条框框,如同身陷囹圄。独自旅行,让我们暂时出逃,做一个坚定不移的“逃跑者”。“生命的本质是时间”,而人们因为物欲而丢失了原本属于自己的时间。我们可以在“逃跑”的路上,找回属于自己的时间,进而找回自己。 “一旦你被训练得轻视自己的喜好,放弃自己的梦想,泯灭自己的个性,那么你就会对别人更加顺服——变成好‘奴隶’。一旦你学会不做自己喜欢的事,那么你就会为整个体系所接受。”我们就像流水线上不停运转的零部件,扮演着“该扮演”的角色,承担着“该承担”的任务和职责。在这个体系中生活得越久,运转得越快,就会越快地迷失自我。 灵魂的拯救,不会来自于忙碌喧嚣的文明中心,它一定是来自孤独寂寞之处。独自旅行,让情感得以回归纯真;让心灵得以获得安宁;让思想得以冲破迷障;让选择更加坚定。 孤独,是旅行中最好的伴侣。 笔者注:本文摘录自王鑫《一座城池,一路风景》自序 推荐书籍:《一座城池,一路风景》 一个人的旅途摄影与行走随笔(A Person’s Travel Photography and Essays) 这是一本给想去吴哥的人看的书,也是一本让喜欢成都那种调调的人,闲暇慢品的书。由成都起,沿昭君曾走过的那条丝路,再过神秘的藏区,终至吴哥……请随着它!沏上一壶茶,在静谧中交流,倾听心音,避开拥挤,沉入寂寥,躲在自己的城池,欣赏自己的风景。 本书以作者十年的行旅生活,从成都出发,沿着南 方丝绸之路、川藏茶马古道、西部彝藏走廊,单枪匹马出国门闯秘境。在虚无缥缈的蓝天下,聆听情歌梵音;在地雷密布的国度里,追寻高棉微笑;在悬崖绝壁看希冀的灯光,在藏乡村小感知求学渴望。他探寻星野道夫的自然之旅,造访扎溪卡大草原的太阳部落,穿梭乡 间驰骋旷野,麦田守望静湖冥想……
安妮宝贝:永远有多远

安妮宝贝:永远有多远

曾经我很喜欢去郊外的那段铁路散步。在那边能看到田野上大片的雏菊,它们在细长的梗上开出硕大而清香的花朵,颜色是诡异的蓝紫,我总觉得潮湿的泥土下应该有许多昆虫的尸体,才能生长出这样颓败而茂盛的植物。 风把细碎的花瓣吹散到我的头发上,脸上,有时候我把花瓣拣起来,轻轻咀嚼着它。 一个人掂起着脚在窄窄的铁轨上走,走到很远的地方又往回走。阳光很好,温暖的,芬芳的,把铁路上的小石头烤得发热。 走累的时候,我就把鞋子脱下来,光着脚放在热热的小石头上,然后让肌肤感受阳光抚摸的懒洋洋的快乐。 我想我应该是快乐的。心里有一片寂静的地方,什么也没有留下。还没有开始写作,只是常常一个人,来到这个荒僻的地方散步。 常常有人问,你的朋友多吗。我说,不多。这样的回答,并不让我羞愧。能够沉默或者保持不说话的状态,对我来说是一种自由。这样的自由,只有当你独自看着蓝天白云的时候,才能有感觉。 无数次,我看着那条延伸到远方的铁轨,想着它能带我到多远。永远到底有多远呢。那时是春天。我穿着白棉衬衣和牛仔裤,洗得很旧。我是一个时常感觉寂寞的人。我有预感会离开这里。然后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了。 一年以后,我写了一个名叫安生的女孩,她被铁轨带向了远方。她又回来了。她死了。她一直没有得到那个答案。 我也没有。 我一直很喜欢一张图片。清凉的山谷回旋着寂静的声音,湖水很蓝。 任何人都会感觉他的生命,似乎在寻找某个地方或某个人。但是一直没有找到。于是一边往前走着一边心里怅惘。 16岁的时候我独自去黄山。一个人在山顶上看日出。背着大包在人群里挤上深夜晚点的火车。然后一直没有停止。当陌生的容颜和陌生的城市包围住我,我知道,我是在寻找心里真正想要的东西。我是个绝望的人,但不轻易失望。 在人群里我喜欢阴暗的角落,不说话,观察别人的表情。这是不厌倦的游戏。有时候我独自在淮海路上走一个下午。我看着人群像鱼,彼此清醒而盲目游动。我喜欢以前在一家小酒吧的黑板上看到的话,它说世上无绝对,只有真情流转。 所以我不喜欢狡猾的女人或者男人,我很容易就识别到他们。我喜欢脆弱的容易被伤害的心灵,因为有温度。在我的文字里,所有的人都有一张寂寞的脸。寂寞和身边包围的喧嚣无关。即使是在爱情或人群里面。一句对白或者一个姿势,带来稍纵即逝的安慰。有什么能比安慰更温暖呢。爱情,我不相信有爱情。我是一个暧昧的人。我会轻易地接受爱情,但不相信它。也许有点残酷。 很多人和往事会在时间里只留下痕迹,或者气味。这样真好。能一直独自走在路上,看看沿途风景,不为谁停留下来。可是听着王菲的红豆,我的心里那么柔软。那个少年时,在下雪的田野里说爱我的男人,他依然在世界的一个角落里。一直在写作。写作是和喧嚣无关的事情,它属于黑暗的只有一个人的房间,属于发不出声音的怀念和无法结束的孤独。那天我看到一个人在论坛上对我说,安妮,忘掉你写过的所有文字,过正常明亮的生活,很多写字的人都陷入不好的结局,可是我只要你快乐地生活。我的眼泪突然掉下来。 未来会如何,我不知道。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人是应该没有惭愧的,即使可以有痛苦。《七年》里面,那个男人突然领悟到他和蓝一直站在宿命永恒的手心里,他们是不被允许有怨言的人。在这篇文字里我倾尽了往事的阴影,那是我16岁就开始明白的道理。 2000年的1月,我出版了第一本书《告别薇安》,里面有23篇小说,流动着我阴郁和狂野的血液。那一段时间,对我来说,是一种随时可以终止生命般的沉沦。象一个人被按着头扎在冰凉的水里,他无法呼吸,眼睁睁看着自己慢慢失去光线和声音,也就在那个瞬间,他的脑子和心里,出现最美好最沉静的幻觉。那种幻觉就好象是死亡。 我想,我是用一本书做了这段死亡时光的终结。这是生命中值得纪念的事情,但不认为自己就此变得不一样。用灵魂来写作,你才能切入别人的灵魂。这是最大的安慰。彼此安慰的灵魂。除此之外的一切,都不重要。 然后,我在上海停留下来。这个石头森林的城市。我对它的情结,出现在午夜的酒吧,出现在地铁的陌生人群,出现在陈旧洋楼的裂缝中,那些寒冷的阳光和阴影。出现在我自己海水般潜伏或激荡的灵魂中。 从小我就是一个血液叛逆的孩子,有古怪的性格,做些离奇的事情。有时候这样的孩子会感觉孤独,因为她在生活中难以得到世俗的认同感,她的想法注定与别人不同。 没有上网之前的一段日子,我一直在寻找某种途径,寻找我所想要归属的方式和人群,上网之后,我不能说我的愿望全部实现,但它的确帮助我靠近了灵魂的本质,让我发现世界广阔之外的大同。有很多人,很多事物。而不仅仅是身边的生活。我是个低调的人。坚持自己原则,也很固执。网络给了我最大安全感和动荡感。并不矛盾。 曾漂泊很久,现在在一个喜欢的城市里工作,制作网络频道,写书,感受生命被艰难经历洗礼之后的沉静及平和。喜欢这种沉着,虽然知道灵魂的漂泊永远都不会停止。永远有多远。我们都不知道。所以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要有勇气去做。 现在有很多女性仍然有机器恐惧症,所以只有一部分女性涉足网络,我觉得很可惜。每一个上网的女孩子,她的世界会更开阔,视野能拓展得更远,这会使她的生活方式和生命品质发生改变。有时候网络就像一双翅膀,你拥有了它,就能接近梦想的天空,如果没有翅膀,就只能在平地上徘徊。 虽然很难说,飞和不飞,哪一种才是幸福。 2000年的10月,让我们感觉暂时的幸福,平静的思考。阳光温暖,风中有花香,曾经的爱情,偶尔还有淡淡怅惘的回忆。可是我们继续着,一切都还是这样好。 感谢所有曾经相遇和离别的人。
清新美文:你若回来,我便盛开

清新美文:你若回来,我便盛开

为了一束灼热的目光 我偷渡到今生 枕着心事 等待一次盛开的机会 让我盛开心事的人是你么?就那么不期而遇,笑靥如花,清纯、干净,没有一丝尘世的烟火气息。诗意的春天,多情的春天,也期望能够疯狂地爱上一回,在青春必不可少的年华里可以为了你而爱得没有了自己。三月的相思,是化雨的思绪,是殷殷的桃花,正跋山涉水而来,在你无期的归程里肆意绽放,深情凝视你淡雅的容颜,双眸中植满美丽又郁郁地轻愁。 还可以像以前一样么?在没有你消息的日子里,对着无尽的黑暗自己问着自己。想念每个晚上枕着你轻柔的声音入眠,梦里偷来你的微笑会让我幸福一整夜;想念每个清晨在拨给你电话的朦胧中醒来,轻语的呢喃宛若天簌之音,似醒非醒之间陷入一种温馨的爱的感觉。转山转水转佛塔啊,那一刻只为贴近你的温暖,刚露出头的朝阳就将你映在了我的心海中央。 燃着心灯千百盏的思绪,在翻飞中飘向有你的远方。相思的笺,已交给那旅行的水,何时能流到你的身边,让它轻轻弹动你的心弦。执著的身影,将剩下的即将见面的日子望眼欲穿,多想此刻就能呆在你的身旁,听我诉说这一番忧愁在为谁缠绵。 不再接我的电话,不再回我的信息,也不再关注我的空间,活生生的你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对着存有你信息的手机早已魂飞天外,怀想你亭亭的身姿,回忆像电影一幕幕打开,曾盛开的玫瑰,热情过后,是否还能将过往记忆夹进温馨的书页?我像是被你遗落在南国的一粒相思红豆,寂寞地躺在温情的梦境,一同遗落的亘古誓言,是此刻追寻你的唯一轨迹。 轻轻颤动的百合,灼灼又热烈的眼眸,遥远又忧伤,纵使高原上的风,吹不走心头的温情,静守在月下,任你悄悄地来,悄悄地走。满满的希望,从一朵冷艳的荷上盛装出席,在你终于无视的走过地一刹那,在你身后凋零的是一地残碎的相思…… 多少次梦中醒来的微笑里,蕴含着有你的幸福,定格的点点滴滴,等待着你来翻阅。凝视那一段岁月,压断清清浅浅地花香,时间忽远忽近,睡去的昨天似乎不愿再醒来。 为了等你,我一次又一次固守在驿站路口,期待着云开日出; 为了看你,我一次又一次地回眸,忽略多少美丽的风景; 为了爱你,我一次又一次的舍弃自己,高举着爱的希冀; 为了娶你,我一次又一次的打扮自己,等待百转千回的低语;     而你,该到哪里去寻找呢?你若回来,我便盛开!(文/阡益&图/小俞Yoyo。)